【人民日报】在产业发展的舞台上绽放人生精彩(深度观察)

来自:办公室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17日 点击: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技术工人队伍是支撑中国制造、中国创造的重要基础,对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作用。要健全技能人才培养、使用、评价、激励制度,大力发展技工教育,大规模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加快培养大批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

畅通渠道、完善政策、优化环境,近年来,在各地区各部门的积极努力下,技术工人的成长之路走得更踏实更顺畅。今年4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对外发布了《关于健全完善新时代技能人才职业技能等级制度的意见(试行)》,又为数量庞大的技术工人打开了职业发展新通道。

在山东潍坊市,记者认识了这样一批从事高端机械装备制造的技术工人——

19岁的技工院校学生李天赐,因在技能大赛中脱颖而出受到企业青睐;

38岁的仲琦,多次在公司技能比武中获奖,一步步晋升为企业的六级技工;

46岁的王钦峰,去年12月成为潍坊市首批特级技师,享受正高级工程师待遇……

让我们走近这些技术工人,感悟他们的奋斗热情,分享他们的成长喜悦。

打造“孵化器”,让技能人才队伍持续壮大

凭借在技工院校学到的一身本领,19岁的李天赐在技能大赛中脱颖而出,收获了人生第一份工作

去年12月,离毕业还有半年多时间,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的中级工班三年级学生李天赐就被豪迈集团看中,谈妥了就业意向。“很开心,这是人生中关键的一步。”他说。

3年前,没考上高中时,李天赐一度灰心迷茫,“当时还是家里人多次劝说,我才决定进技校试试看。”没想到,进入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学习数控加工后,李天赐发现自己选对了路,“我从小就爱鼓捣东西。学加工,觉得挺好玩,也不觉得累。”

在校期间,看到不少师兄师姐通过技能竞赛脱颖而出、顺利就业,李天赐更加坚定了走技能成才之路的决心。

在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李天赐接受的是工学一体化新型培养模式。传统模式中,学生一、二年级在校学习理论,三年级到企业顶岗实习。而在工学一体化模式下,三年学习过程中,理论实操交叉进行。

这样一来,李天赐在一、二年级就有了前往企业实习的机会。他所在的智能制造天天膜日日插,还直接将教室改成教学性生产中心,“学习内容就是动手组装产品。只有产品通过厂商验收,才能通过期末考试。”

兴趣加努力,让李天赐逐步成长起来。去年12月,在第四届全国智能制造应用技术技能大赛中,他荣获物联网安装调试员学生组一等奖。靠着这一成绩,李天赐赢得了豪迈集团招工人员的关注,收获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与院校合作越深入,就越觉得培养技能人才离不开技工院校的支持。”豪迈集团人力资源部部长杜平感慨。2021年,豪迈集团共招聘了2500名一线技术工人,其中有1000名为职业技术院校、技工院校毕业生。

近年来,山东省重点产业新增劳动力近七成来自职业院校。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的毕业生就业率已连续16年保持在98%以上。

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全国共有技工院校2492所,今年计划招生140万人以上。人社部提出,力争到“十四五”末,建设100个工学一体化培养模式专业,推动1000所技工院校参与实施工学一体化培养模式,让技工院校更好成为技能人才“孵化器”。

技工院校是输送新生力量的“蓄水池”,也是提升在职员工技能水平的“加油站”。

“刺刺刺”,火花四溅。站在操作台前,王成森时而对着电子图纸核对参数,时而熟练地操控机器面板加工模具。

进入豪迈集团第十七个年头,36岁的王成森已晋升为初级技师,是车间内技能等级最高的师傅,操作起镗铣床,那叫一个驾轻就熟。不过今年3月,王成森却作了一个让人颇感意外的决定:报名参加企业新型学徒制培训,重新成为一名学徒。

“干操作咱在行,可欠缺理论知识,得从头学起。”王成森说,以前,自己只会简单照着图纸加工,对参数设定的原理并不清楚,遇到一些复杂零部件,时常会出现组装不起来的情况。

学徒制理论学习的第一课就是机械制图。“学了绘图,看图纸更明白了,对零部件间的组合也更清楚。之后再加工新型复杂零部件,再也不发怵了。”王成森说。

王成森参加的企业新型学徒制培训,实操课程由公司负责,理论课程则由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负责。豪迈集团以购买服务的方式,请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为公司专门设计课程、编写教材、提供培训。“和在校生相比,为公司员工设置的课程更精简,也更贴合生产实际。”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副院长朱金龙说。

近年来我国全面推行的企业新型学徒制,是指由企业与企业培训中心、院校、职业培训机构等联合,采取企校双师带徒、工学交替培养等模式共同培养企业技能人才。据人社部统计,2019年至2021年,全国共培养企业新型学徒140多万人。

架设“立交桥”,让技能人才发展空间更广

靠着接连几次在公司技能比武中取得的优异成绩,38岁的仲琦一步步晋升为企业的六级技工,还有了向专业技术岗位转岗的机会

5月28日一大早,豪迈集团电火花机床操作车间好不热闹,一年一度的电加工技能比武正式开赛。作为参赛者,第六生产部的仲琦早早来到公司。这天,她将与集团各生产部门的100多名电火花机床操作好手同台竞技。

比赛开始了。每名选手要在规定时间内,用数控机床加工出一朵立体金属花,看谁做的精度最高。比赛完毕,仲琦的心情平缓下来,开始坐在一边,仔细观察场上选手的手法。“这个手法很巧妙”“他速度好快啊”……仲琦看得认真,还不时与同事交流。

激烈的比赛从早上7点10分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最终,仲琦获得三等奖,成功赢回一台电饼铛。令她期待的是,今年,豪迈集团计划开展集团层面技能比武41场,涉及车、铣、钳、研发、设计等各类工种,再加上生产部、车间自己组织的选拔赛,总共近200场,可谓好戏连台。

为啥对技能比武这么上心?仲琦解释道,一方面是对技艺和荣誉感的追求,另一方面,技能比武的成绩也和自己的技能等级晋升相关。

原来,豪迈集团在参照国家职业技能等级制度的基础上,在企业内部为技能人才设置了高级技工和技师两个发展序列,每个序列分九级。只有九级高级技工才有机会升入技师行列。

“公司规定,要晋升四级以上的高级技工,先得在技能比武中获得一等奖。”仲琦靠着之前3次参加技能比武的优异成绩,一步步晋升为六级技工,成为所在车间技能等级最高的员工。

“只有高技能人才,才能保证公司产品质量过硬、生产稳定。”杜平表示,目前,集团拥有高级技师280名、技师640名,“组织技能比武,历练了团队,也提升了大家的成就感。未来,我们将积极对接国家制度安排,为技能人才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

铺设纵向“成长阶梯”的同时,豪迈集团还架起了高技能人才与专业技术人才之间横向流动的“桥梁”,为技术工人拓宽发展空间。

这不,仲琦将目标瞄准了培训讲师岗位,“干了这么多年生产一线,也带了许多徒弟,希望能转型为专职培训师,为大家传授经验。”

杜平告诉记者,豪迈集团每年都会举行公司内部的“小高考”,各业务部门统一张榜,向全公司招贤纳士。技能人才除了可以申请调往不同工种、不同生产部门的实操岗位,还能从生产一线申请转入编程、研发等岗位。

“2021年,豪迈集团内部轮岗3000多人次,更多人走上新岗位、有了新发展。”杜平说,让高技能人才与专业技术人员融合发展,有利于培养复合型人才,也能让员工获得更多发展机会,大伙儿对此充满期待。

2020年,人社部出台文件,要求加强高技能人才与专业技术人才职业发展贯通。山东省人社部门也积极推进职业贯通发展,推动企业建立技能人才与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才同等对待、互通互转的岗位制度。截至目前,山东已有672名技能人才转到相应等级的职称系列。

“企业将技能人才与经营管理人才、专业技术人才的职业发展通道并行设置、层级互相对照,架设高技能人才与专业技术人才成长的‘立交桥’,有利于激发队伍活力,也有利于培养复合型人才。”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童天认为。

打破“天花板”,让技能人才奋斗热情更高

经过20多年不懈努力,46岁的王钦峰为公司作出重大贡献,被评为特级技师,为年轻员工树立了榜样

在仲琦、王成森等“中生代”员工眼中,集团里最敬佩、最羡慕的榜样,还是入职20多年的王钦峰。

去年12月23日,在豪迈集团组织的技能人才自主评价中,王钦峰被评聘为特级技师。

“以前,只知道有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和高级技师,没想到现在还有企业特级技师,并且能按照正高级工程师级别兑现工资待遇。”王钦峰还被公司纳入股权激励计划,成了公司的股东之一。

成功背后是王钦峰长期不懈的努力——

1995年,年仅19岁的王钦峰进入公司,成为最早的34名员工之一。公司支持、自己努力,他把车床、铣床、刨床、磨床等技术学了个遍,还自学了机械、电气、数控等专业知识。

1996年,公司签下一笔柴油机曲轴端盖的加工合同。当时,公司员工一个工作日最多只能加工16个曲轴端盖,远远落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这时,善学习、勤思考的王钦峰经过仔细研究,发明了一把组合刀具,不仅将生产效率提高了1.5倍,还能显著改善产品质量,他本人更是创造了一个月加工1450件、合格率达99.9%的纪录。

此后多年,王钦峰深入钻研电火花机床的各项技术,成功研发了防弧电路,解决了机床“烧结”的难题,成为名副其实的电火花专家。2010年,王钦峰又带领同事研制出无阻电源,将电火花机床的能耗降低了48%,每年可为全公司节约电费、材料费300多万元。

“王钦峰文化程度不高,但屡屡在企业关键时期发挥关键作用。”豪迈集团总裁张恭运告诉记者,王钦峰设计的电气柜和防弧电路行业领先,让企业在起步之初就打开了市场,他设计的电火花取断丝锥机床也填补了国内空白。在企业看来,文凭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创造价值、作出贡献,高技能人才就能赢得大家的认可与尊重。

让张恭运高兴的是,如今企业里“有用即是人才,人人皆可成才,人人尽显其才”的氛围越发浓厚。

2021年11月,公司环境管理专员赵明敏经调研分析,认为车间使用的清洗废液过滤后有回收利用的价值,便提议采购一台膜过滤设备,对滤液进行重新利用。“赵明敏提出的小改进,不仅节省了废液处理费用,也减少了购买新液的费用,每年可为公司节省58万元。”看到公司事业后继有人,王钦峰很是欣慰。

前不久,在总结北京、山东等省份特级技师评聘试点经验的基础上,人社部决定,将原有的“五级”技能等级延伸和发展为新“八级工”制度。新“八级工”制度,即在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和高级技师之下补设学徒工,之上增设特级技师和首席技师。“‘五级’变‘八级’,有利于打破技能人才成长的‘天花板’,激励大家不断向上发展。”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陈李翔说。

提高待遇、加强表彰激励、开展职业技能竞赛、完善职业发展通道和评价体系……当前,各地区各部门正为壮大技能人才队伍积极营造良好氛围。

再过不久,毕业离校的李天赐将正式加入豪迈集团,与王钦峰等前辈一道奋斗。对未来,他满怀期待:“希望能在产业发展的广阔舞台上不断成长,收获属于技术工人的精彩人生!”

激励技能人才加快成长(记者手记)

中国商飞的钳工组组长胡双钱,创造了打磨零件100%合格的佳绩,为国产大客机C919成功首飞作出积极贡献;

全国劳动模范、来自贵州的高级技师周家荣三十年如一日研究钢丝绳,为一座座世界级大桥提供了质量过硬的产品;

80后工程师陈亮刻苦攻关,把模具精度控制在1微米之内,帮助企业成为“隐形冠军”……

技术工人,是支撑中国制造、中国创造的重要力量。从“嫦娥”奔月到“祝融”探火,从“北斗”组网到“奋斗者”深潜,从港珠澳大桥飞架三地到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凤凰展翅……许许多多重大项目、重大工程的成功,都离不开高技能人才。

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劳动者素质的竞争。经过多年努力,我国已初步形成一支规模日益壮大、结构日益优化、素质逐步提高的高技能人才队伍。截至2021年底,全国技能人才总量超过2亿人,其中高技能人才总量已超6000万人。同时也要看到,高技能人才总量不足、结构失衡等短板仍然存在。近几年,我国高技能人才的求人倍率长期保持在2以上。有些企业表示,设备易得、技工难求,有时即便开出很丰厚的薪资,也难招到合适的高技能人才。

无论是加强科技创新、建设制造强国,还是破解用工结构性难题、满足企业发展需要,都要求我们采取有效措施,培养更多高技能人才和大国工匠。最重要的是通过健全体制机制,激励更多劳动者特别是青年人走技能成才、技能报国之路。

强化激励,增强技能人才的获得感。在职工工资主要由市场机制决定的基础上,有关部门可鼓励企业将职业技能等级作为工资分配的重要参考,根据职业技能等级设置技能津贴,提高技能人才的收入水平。

畅通渠道,让技能人才有盼头有奔头。要健全技能人才培养、使用、评价、激励机制,打造人才纵向发展的“阶梯”、横向流动的“桥梁”。

完善政策,提高技能人才社会地位。在落户政策上向技能人才倾斜,在子女入学、就医等方面提供便利……有关部门可采取一系列关爱措施,逐步扭转“重学历、轻技能”的传统观念,吸引更多人才加入产业工人大军。

当然,成长为高技能人才也离不开劳动者自身的努力。以勤学长知识、以苦练精技术、以创新求突破,会有更多技能工人在平凡岗位上干出不平凡的业绩。

我们欣喜地看到,近年来各地区各部门在完善技能人才评价、服务技能人才发展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一些技工院校也呈现招生规模稳步扩大、生源质量日益提升的良好态势。期待通过持续努力,能激励技能人才加快成长,为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贡献智慧力量、提供有力支撑。

版式设计:张芳曼

《 人民日报 》( 2022年06月08日 18 版)

原文链接:http://finance.people.com.cn/n1/2022/0608/c1004-32440725.html

编辑:张丽萍
上一篇:
下一篇:

版权所有: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  法律顾问单位:山东舜天律师事务所  微信ID:isdjsxy   邮编:250200

天天膜日日插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东路2号  电话:0531-81291067(办公室)  81292289(招生咨询)  鲁ICP备05042441-1

【人民日报】在产业发展的舞台上绽放人生精彩(深度观察)

来自:办公室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17日 点击: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技术工人队伍是支撑中国制造、中国创造的重要基础,对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作用。要健全技能人才培养、使用、评价、激励制度,大力发展技工教育,大规模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加快培养大批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人才。”

畅通渠道、完善政策、优化环境,近年来,在各地区各部门的积极努力下,技术工人的成长之路走得更踏实更顺畅。今年4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对外发布了《关于健全完善新时代技能人才职业技能等级制度的意见(试行)》,又为数量庞大的技术工人打开了职业发展新通道。

在山东潍坊市,记者认识了这样一批从事高端机械装备制造的技术工人——

19岁的技工院校学生李天赐,因在技能大赛中脱颖而出受到企业青睐;

38岁的仲琦,多次在公司技能比武中获奖,一步步晋升为企业的六级技工;

46岁的王钦峰,去年12月成为潍坊市首批特级技师,享受正高级工程师待遇……

让我们走近这些技术工人,感悟他们的奋斗热情,分享他们的成长喜悦。

打造“孵化器”,让技能人才队伍持续壮大

凭借在技工院校学到的一身本领,19岁的李天赐在技能大赛中脱颖而出,收获了人生第一份工作

去年12月,离毕业还有半年多时间,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的中级工班三年级学生李天赐就被豪迈集团看中,谈妥了就业意向。“很开心,这是人生中关键的一步。”他说。

3年前,没考上高中时,李天赐一度灰心迷茫,“当时还是家里人多次劝说,我才决定进技校试试看。”没想到,进入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学习数控加工后,李天赐发现自己选对了路,“我从小就爱鼓捣东西。学加工,觉得挺好玩,也不觉得累。”

在校期间,看到不少师兄师姐通过技能竞赛脱颖而出、顺利就业,李天赐更加坚定了走技能成才之路的决心。

在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李天赐接受的是工学一体化新型培养模式。传统模式中,学生一、二年级在校学习理论,三年级到企业顶岗实习。而在工学一体化模式下,三年学习过程中,理论实操交叉进行。

这样一来,李天赐在一、二年级就有了前往企业实习的机会。他所在的智能制造天天膜日日插,还直接将教室改成教学性生产中心,“学习内容就是动手组装产品。只有产品通过厂商验收,才能通过期末考试。”

兴趣加努力,让李天赐逐步成长起来。去年12月,在第四届全国智能制造应用技术技能大赛中,他荣获物联网安装调试员学生组一等奖。靠着这一成绩,李天赐赢得了豪迈集团招工人员的关注,收获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与院校合作越深入,就越觉得培养技能人才离不开技工院校的支持。”豪迈集团人力资源部部长杜平感慨。2021年,豪迈集团共招聘了2500名一线技术工人,其中有1000名为职业技术院校、技工院校毕业生。

近年来,山东省重点产业新增劳动力近七成来自职业院校。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的毕业生就业率已连续16年保持在98%以上。

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全国共有技工院校2492所,今年计划招生140万人以上。人社部提出,力争到“十四五”末,建设100个工学一体化培养模式专业,推动1000所技工院校参与实施工学一体化培养模式,让技工院校更好成为技能人才“孵化器”。

技工院校是输送新生力量的“蓄水池”,也是提升在职员工技能水平的“加油站”。

“刺刺刺”,火花四溅。站在操作台前,王成森时而对着电子图纸核对参数,时而熟练地操控机器面板加工模具。

进入豪迈集团第十七个年头,36岁的王成森已晋升为初级技师,是车间内技能等级最高的师傅,操作起镗铣床,那叫一个驾轻就熟。不过今年3月,王成森却作了一个让人颇感意外的决定:报名参加企业新型学徒制培训,重新成为一名学徒。

“干操作咱在行,可欠缺理论知识,得从头学起。”王成森说,以前,自己只会简单照着图纸加工,对参数设定的原理并不清楚,遇到一些复杂零部件,时常会出现组装不起来的情况。

学徒制理论学习的第一课就是机械制图。“学了绘图,看图纸更明白了,对零部件间的组合也更清楚。之后再加工新型复杂零部件,再也不发怵了。”王成森说。

王成森参加的企业新型学徒制培训,实操课程由公司负责,理论课程则由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负责。豪迈集团以购买服务的方式,请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为公司专门设计课程、编写教材、提供培训。“和在校生相比,为公司员工设置的课程更精简,也更贴合生产实际。”山东技师天天膜日日插副院长朱金龙说。

近年来我国全面推行的企业新型学徒制,是指由企业与企业培训中心、院校、职业培训机构等联合,采取企校双师带徒、工学交替培养等模式共同培养企业技能人才。据人社部统计,2019年至2021年,全国共培养企业新型学徒140多万人。

架设“立交桥”,让技能人才发展空间更广

靠着接连几次在公司技能比武中取得的优异成绩,38岁的仲琦一步步晋升为企业的六级技工,还有了向专业技术岗位转岗的机会

5月28日一大早,豪迈集团电火花机床操作车间好不热闹,一年一度的电加工技能比武正式开赛。作为参赛者,第六生产部的仲琦早早来到公司。这天,她将与集团各生产部门的100多名电火花机床操作好手同台竞技。

比赛开始了。每名选手要在规定时间内,用数控机床加工出一朵立体金属花,看谁做的精度最高。比赛完毕,仲琦的心情平缓下来,开始坐在一边,仔细观察场上选手的手法。“这个手法很巧妙”“他速度好快啊”……仲琦看得认真,还不时与同事交流。

激烈的比赛从早上7点10分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最终,仲琦获得三等奖,成功赢回一台电饼铛。令她期待的是,今年,豪迈集团计划开展集团层面技能比武41场,涉及车、铣、钳、研发、设计等各类工种,再加上生产部、车间自己组织的选拔赛,总共近200场,可谓好戏连台。

为啥对技能比武这么上心?仲琦解释道,一方面是对技艺和荣誉感的追求,另一方面,技能比武的成绩也和自己的技能等级晋升相关。

原来,豪迈集团在参照国家职业技能等级制度的基础上,在企业内部为技能人才设置了高级技工和技师两个发展序列,每个序列分九级。只有九级高级技工才有机会升入技师行列。

“公司规定,要晋升四级以上的高级技工,先得在技能比武中获得一等奖。”仲琦靠着之前3次参加技能比武的优异成绩,一步步晋升为六级技工,成为所在车间技能等级最高的员工。

“只有高技能人才,才能保证公司产品质量过硬、生产稳定。”杜平表示,目前,集团拥有高级技师280名、技师640名,“组织技能比武,历练了团队,也提升了大家的成就感。未来,我们将积极对接国家制度安排,为技能人才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

铺设纵向“成长阶梯”的同时,豪迈集团还架起了高技能人才与专业技术人才之间横向流动的“桥梁”,为技术工人拓宽发展空间。

这不,仲琦将目标瞄准了培训讲师岗位,“干了这么多年生产一线,也带了许多徒弟,希望能转型为专职培训师,为大家传授经验。”

杜平告诉记者,豪迈集团每年都会举行公司内部的“小高考”,各业务部门统一张榜,向全公司招贤纳士。技能人才除了可以申请调往不同工种、不同生产部门的实操岗位,还能从生产一线申请转入编程、研发等岗位。

“2021年,豪迈集团内部轮岗3000多人次,更多人走上新岗位、有了新发展。”杜平说,让高技能人才与专业技术人员融合发展,有利于培养复合型人才,也能让员工获得更多发展机会,大伙儿对此充满期待。

2020年,人社部出台文件,要求加强高技能人才与专业技术人才职业发展贯通。山东省人社部门也积极推进职业贯通发展,推动企业建立技能人才与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才同等对待、互通互转的岗位制度。截至目前,山东已有672名技能人才转到相应等级的职称系列。

“企业将技能人才与经营管理人才、专业技术人才的职业发展通道并行设置、层级互相对照,架设高技能人才与专业技术人才成长的‘立交桥’,有利于激发队伍活力,也有利于培养复合型人才。”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童天认为。

打破“天花板”,让技能人才奋斗热情更高

经过20多年不懈努力,46岁的王钦峰为公司作出重大贡献,被评为特级技师,为年轻员工树立了榜样

在仲琦、王成森等“中生代”员工眼中,集团里最敬佩、最羡慕的榜样,还是入职20多年的王钦峰。

去年12月23日,在豪迈集团组织的技能人才自主评价中,王钦峰被评聘为特级技师。

“以前,只知道有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和高级技师,没想到现在还有企业特级技师,并且能按照正高级工程师级别兑现工资待遇。”王钦峰还被公司纳入股权激励计划,成了公司的股东之一。

成功背后是王钦峰长期不懈的努力——

1995年,年仅19岁的王钦峰进入公司,成为最早的34名员工之一。公司支持、自己努力,他把车床、铣床、刨床、磨床等技术学了个遍,还自学了机械、电气、数控等专业知识。

1996年,公司签下一笔柴油机曲轴端盖的加工合同。当时,公司员工一个工作日最多只能加工16个曲轴端盖,远远落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这时,善学习、勤思考的王钦峰经过仔细研究,发明了一把组合刀具,不仅将生产效率提高了1.5倍,还能显著改善产品质量,他本人更是创造了一个月加工1450件、合格率达99.9%的纪录。

此后多年,王钦峰深入钻研电火花机床的各项技术,成功研发了防弧电路,解决了机床“烧结”的难题,成为名副其实的电火花专家。2010年,王钦峰又带领同事研制出无阻电源,将电火花机床的能耗降低了48%,每年可为全公司节约电费、材料费300多万元。

“王钦峰文化程度不高,但屡屡在企业关键时期发挥关键作用。”豪迈集团总裁张恭运告诉记者,王钦峰设计的电气柜和防弧电路行业领先,让企业在起步之初就打开了市场,他设计的电火花取断丝锥机床也填补了国内空白。在企业看来,文凭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创造价值、作出贡献,高技能人才就能赢得大家的认可与尊重。

让张恭运高兴的是,如今企业里“有用即是人才,人人皆可成才,人人尽显其才”的氛围越发浓厚。

2021年11月,公司环境管理专员赵明敏经调研分析,认为车间使用的清洗废液过滤后有回收利用的价值,便提议采购一台膜过滤设备,对滤液进行重新利用。“赵明敏提出的小改进,不仅节省了废液处理费用,也减少了购买新液的费用,每年可为公司节省58万元。”看到公司事业后继有人,王钦峰很是欣慰。

前不久,在总结北京、山东等省份特级技师评聘试点经验的基础上,人社部决定,将原有的“五级”技能等级延伸和发展为新“八级工”制度。新“八级工”制度,即在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和高级技师之下补设学徒工,之上增设特级技师和首席技师。“‘五级’变‘八级’,有利于打破技能人才成长的‘天花板’,激励大家不断向上发展。”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陈李翔说。

提高待遇、加强表彰激励、开展职业技能竞赛、完善职业发展通道和评价体系……当前,各地区各部门正为壮大技能人才队伍积极营造良好氛围。

再过不久,毕业离校的李天赐将正式加入豪迈集团,与王钦峰等前辈一道奋斗。对未来,他满怀期待:“希望能在产业发展的广阔舞台上不断成长,收获属于技术工人的精彩人生!”

激励技能人才加快成长(记者手记)

中国商飞的钳工组组长胡双钱,创造了打磨零件100%合格的佳绩,为国产大客机C919成功首飞作出积极贡献;

全国劳动模范、来自贵州的高级技师周家荣三十年如一日研究钢丝绳,为一座座世界级大桥提供了质量过硬的产品;

80后工程师陈亮刻苦攻关,把模具精度控制在1微米之内,帮助企业成为“隐形冠军”……

技术工人,是支撑中国制造、中国创造的重要力量。从“嫦娥”奔月到“祝融”探火,从“北斗”组网到“奋斗者”深潜,从港珠澳大桥飞架三地到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凤凰展翅……许许多多重大项目、重大工程的成功,都离不开高技能人才。

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劳动者素质的竞争。经过多年努力,我国已初步形成一支规模日益壮大、结构日益优化、素质逐步提高的高技能人才队伍。截至2021年底,全国技能人才总量超过2亿人,其中高技能人才总量已超6000万人。同时也要看到,高技能人才总量不足、结构失衡等短板仍然存在。近几年,我国高技能人才的求人倍率长期保持在2以上。有些企业表示,设备易得、技工难求,有时即便开出很丰厚的薪资,也难招到合适的高技能人才。

无论是加强科技创新、建设制造强国,还是破解用工结构性难题、满足企业发展需要,都要求我们采取有效措施,培养更多高技能人才和大国工匠。最重要的是通过健全体制机制,激励更多劳动者特别是青年人走技能成才、技能报国之路。

强化激励,增强技能人才的获得感。在职工工资主要由市场机制决定的基础上,有关部门可鼓励企业将职业技能等级作为工资分配的重要参考,根据职业技能等级设置技能津贴,提高技能人才的收入水平。

畅通渠道,让技能人才有盼头有奔头。要健全技能人才培养、使用、评价、激励机制,打造人才纵向发展的“阶梯”、横向流动的“桥梁”。

完善政策,提高技能人才社会地位。在落户政策上向技能人才倾斜,在子女入学、就医等方面提供便利……有关部门可采取一系列关爱措施,逐步扭转“重学历、轻技能”的传统观念,吸引更多人才加入产业工人大军。

当然,成长为高技能人才也离不开劳动者自身的努力。以勤学长知识、以苦练精技术、以创新求突破,会有更多技能工人在平凡岗位上干出不平凡的业绩。

我们欣喜地看到,近年来各地区各部门在完善技能人才评价、服务技能人才发展等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一些技工院校也呈现招生规模稳步扩大、生源质量日益提升的良好态势。期待通过持续努力,能激励技能人才加快成长,为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贡献智慧力量、提供有力支撑。

版式设计:张芳曼

《 人民日报 》( 2022年06月08日 18 版)

原文链接:http://finance.people.com.cn/n1/2022/0608/c1004-32440725.html

编辑:张丽萍
上一篇:
下一篇: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